Please enable Javascript to view the contents

四年记

 ·  ☕ 7 åˆ†é’Ÿ

四年前的那一天,我满怀着对于未来的想象踏入北理工的校门;四年后的今天,我不留遗憾地键入着这段文字,为前路作结。写在本科生涯的终点,下段旅程的起点。

前路

结束了挣扎、困倦、叛逆的高三,那不偏不倚的高考分数将北京城刻在了我的青春中。初入大学校园的我就像一只从笼中逃出的鸟,对头顶的天空满怀期待。我觉得前些年的那些无边际的幻想与妄想有了着陆的地方,觉得可以撕去自传中乏味的前18页,真正开始撰写自己的故事了。

一时间,空虚的背后便是负罪感,我急不可耐地将生活中的一切琐碎填满。换来的是终日奔波与各个组织、社团、活动的大一。我来者不拒地开始学习各种勾起我一点好奇心的事务,倒在床上心满意足地回味自己劳累却毫无实际收获的一天,报复性般地用游戏消费自己的时光。最终换来的是我几乎挂科的C语言课程。在今天去回忆大一的色彩,看到的是一幅油泼画——各种色彩胡乱地涂抹在背景上,俨然一幅孤僻画家的一意孤行,看不出任何的主体。我也可以自我安慰道,是高三生活与大一生活的对比度过高,以至于我需要耗费一年的时间去锚定航向。

关于大学的前两年的恶梦(或许也不够格称为之),用高三生活作题材是我的拿手好戏。其中的一个较为俗套的情节是,我——一名北理工计算机学院的大学生,端坐在高中的教室里,手上追赶着生物习题——“拼搏百天,我要考……”。至于具体要考什么,剧本却从未给出过解释,算是梦里最为吊诡之处。大一大二的夜里,排片是家常便饭,这种状况直到大三大四才日渐消弭。不过或许是由于我即将离开校园,最经典的剧目在一周前的夜晚进行了它的最终上映。这便是我无趣的大学夜生活中,为数不多的可拿来称道一番的轶闻。

白天的事情也需要记录。因为我的目光短浅,而导致的“四年后直接参加工作”的决定被轻浮地定下。然而即便如此,大一的许多结果依然挫伤了我的一部分自信心。于是有那么一段时间,我开始沉迷于自己高中时便无比鄙弃的“自我感动式”努力中:清早醒来,面仰于床,打开Java慕课视频,重新慢慢沉入梦乡……耗费90分的时间,换取30分的效益,大好的青春年华又被用在了拨乱反正上——好在我会例行公事般地自省,对自己批斗了几次后最终还是回归了正道。那年的生活就是两字“糊涂”,迷迷糊糊,忙忙碌碌,兜兜转转,宛如迷了方向的扑棱蛾子。耗费不少心力没博来什么成绩,只是给自己的人格上了三两课。

如果生活日复一日,就说不清昨天与前天又有什么不同,“时光飞逝”的感慨便自然而然地应运而生。于是有那么一天,我忽然觉察到,曾经的几个梦想职业中,与影视、文学、音乐相关的那些基本是希望渺茫了。唯独剩下一个优先级不高的“黑客”尚存一线生机。对所积累的知识广度尚且满意的我,意识到或许信息安全可以成为我追求深度,不断深掘的方向。既然代码写不过他们,不如剑走偏锋也罢。紧随其后的白日梦中,我得以一窥另辟蹊径的风光。幸运的是这次我确切地迈开了步伐,至今未曾停下。

学习、比赛、自我怀疑;学习、比赛、自我怀疑……重复了若干轮后,倒也是拿到了数量尚且可观的不痛不痒的奖项。名利导向型的学习也的确算得上一剂鸡血,大二大三对于CTF的学习为我的计算机技术(称不上科学)打下了勉强过关的基础,也培养出了进一步的学习热情。这时,我性格中的老结症又发作了——CTF的几个方向一个也没落下,一个也没精通。好在学习过程中的确满怀兴趣地读进了若干经典书籍,为日后的成长兜下了底。

十分幸运地在信息安全的路上结识了你们。即使学习的路上新来旧往,但人生路上会继续并肩而行。

还有音乐,还有阅读,让我空虚时不会失去对存在感的寄托。大学里对音乐的尝试没能换来太多的相关知识,一些经历却将我人格中的病灶充分诱发,疼痛强迫着我去学习、去改变、去成长。感谢当时照料我的那些老师与前辈,让音乐带给我的不仅仅只有享受。

有许多痛苦找不到答案,有许多疑问无从提出,有许多异想无可参照。每当这些时候,书籍总是最好的求助者。我总是渴求一位睿智的长者能为我排忧解惑,而书籍不正是无数智者编篡的智慧结晶吗?我未曾停止阅读,发现自己的愚昧之处并不会带来自卑,而是得到改变的可能性的欢喜。自传让我阅过多段人生,科幻告诉我世界之外的可能。就连我的本我,或许都是由高三时那几本书所引导而构建。物质的我来自我吃下的东西,精神的我大半是我读过的书籍。我不会停下增补精神世界的阅读,正如我没法停下进食的嘴巴。

与其使用有限的自控力苦痛地填鸭,不如培养出兴趣愉快的研习。正所谓“知之者不如好之者,好之者不如乐之者。”在我实践自己的“乐之”计划一段时间后慢慢地找回了自信,既有技术上的,也有人格上的。我发觉自信来源于积极向上的心态而非当下所处的位置,关乎增长率而非绝对值。其对外辐射出的温度是双方能共同感受的。慢慢地,阳光应该是重新照进了我的生活。我的内心一如既往的内向,但我的外在开始变得外向积极。我的睡前自省中对自己的批判减少到正常水平,而更多地去努力认识自己。

疫情期间,一段沉寂,一段成长,转眼间来到了大四。习惯于做足万全准备的我,顺理成章地错过了一线厂商的秋招(本着实事求是的原则,实际上是夏招)。虽然错失了不少选择,不过所幸最终的结果是好的,我依然得到了一份自己满意的offer。最后的半年,我离开只待了一学期的中关村校区,在朝阳区拿下了一间租金可观的小窝。从房山,到海淀,再到朝阳,这里是我北漂生活的第三站。来到360未来安全研究院,生活的主旋律音色未变,只是换了调式。我度过了半年的对于工业界信息安全领域的学习生活。直至眼下,漏洞调试的间隙休憩中,我键入了这段文字。

将行

我要追求的,究竟是安逸,还是故事?高中时我的回答时后者,大学时我的回答是前者。而到了今天,在体验了半年的自由安稳之后,我的答案又变回了“故事”。故事所赋予人生的色彩,高于安逸给予身体的舒适。所以我日后的生活,应当是不断体验与尝试的生活,不计较于短期得失,放手去从纷繁思绪中择取最有意义的几片付诸实践。尽人事,听天命;享受过程,无关结果。

更为具体的是,即便我努力地去让自己无法预测五年后自己身在何方,但五年后的手依然不会离开QWER键盘我是知晓的。当年填报计算机专业的确是脑海中闪过《看门狗》后的一闪念,而四年栽培的计算机科学与技术的知识主干如今已然成形。四年前的CS在我脑海中只是为我赚取筑梦资本的糊口之技,而四年后的今天它却成功地反客为主,成为我生活的一条主音轨。Learning everything, learning for nothing. 我愿意让CS去填充我接下来的生活。不为了什么东西,我只是觉得有趣。

我依然走在当初为自己规划的不成熟的路上:学好二进制安全,本科毕业谋一份融入兴趣的工作。回望前路,至少未曾背离自我。只希望未来的路也能不偏离方向地将我引向未知的地方。此刻的念头则是:工业界的天花板上,一大块板瓦是学术界。只是离开的早,并不妨碍在想要的那天回到校园。我无法也不渴求预测未来,我只怕没能写下某些章节。年少已逝,青春未艾;人生很长,尚且年轻。接下来的一个十年应该用来完成一些年轻时才会做的事情,以回答我的“青春正当时”。

写到这里,愈发觉察自己的空虚了。我曾有没有故事的童年与少年,我用十八年爬出井底稍得一窥天。我曾困于虚无主义,陷于迷茫于自我封闭。不过好在,那些只是成长的必由之路,而非生活的常态。生活应是时刻好奇、喜于尝试、坚守善良的;心中的度量尺应是丈量远方,而非眼下的。现在,即使尚且什么也不会,我却已然得到了学习的资格。
我,一名理想主义者。站在又一个中转站,找寻此后人生的同时,也在试着为这个世界留下些什么。

分享

Dev Zero
作者
Dev Zero
やれやれ DA★ZE